老余读书记_威廉希尔中文网站
老余读书记
发布时间: 2018-09-06 作者:李佳格 来源:嘉业公司

雨后初霁,彤日斜罥,这是八十年代初的一日晨。

儿时的老余一壁抬手遮着刺眼的光线,一壁在街头租书点翻找着他所心属的那套连环画。找到了,他就在两卷连环画之间游移,直直盯着这本,手却不停地摩挲着另一本。这两卷都很精彩,可他的钱只够租一卷,究竟该选哪一本?有汗珠儿顺着他的额间滚下。他仔细翻了翻连环画,发现它们其实都是残本,他又望了望斜前方树底下乘凉的摊主,如是几番,有点欲言又止的意味。

那摊主终于在老余第三次做这套动作时注意到了他,毕竟大清早就来摊上租书的人也不多。摊主冲他笑道“小子,该选好了吧,那两卷‘小人书’我都租你了,你有多少钱就给多少?”老余的嘴角一下子咧开来,立马抱住那两卷薄薄的连环画应了声“好!”便从新缝的布兜里摸出3分纸币递出。摊主挑了挑眉却还是照例吆喝了句“记得按时还,下次还来啊!”

适时百米远处的学校打响了早铃,老余快速而小心地把两卷连环画放进布包,怀着激动心情跑入校门。他完全可以想象他的同桌看到这两卷连环画两眼放光的样子,因为这是他们捡拾一周蝉蜕的结果。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老余读上了高中,那时金古梁席卷大陆,江湖豪情泛滥,一年级的男生吼着要学武术,上着课还传递纸条筹备建立帮派。老余倒是个文弱书生模样,现实里当不得大侠,便在书中幻想吧。而他寄住在养着五个孩子的伯伯家里,当然是没有多余的钱给他买书,买不了那就只有借,可有书的同学们都宝贵着呢,如果不是极亲近了统统不外借。老余遂想了个绝顶的法子——抄书贱卖。

某日他捉了一有书的同班同学,笑眯眯地说道:“同学,我这儿有个赚钱的好法子听听看?把你那金庸古龙的小说书借我整理后抄一道,然后低价卖给其他学生,到时得了钱四六分成,而且保证不损坏原本,如果真弄坏了我包赔,如何?”老余拍着胸脯,一副钱已然到手的自信模样。那同学想了想,还真是百利而无一害、坐等收钱的好事儿,当下与老余击个掌便算作合约达成。

至此老余开始了他的抄书生涯,他在抄书的过程中也在不断阅读积累,若说在当时的一众学生里把金古梁看得最多最透的还是一本小说都没有的老余;小小年纪就有经济头脑的自然首指老余。他所收获到的远不止这些,老余的一手好字儿也是这么练出来的。三十岁以后老余的书法日渐精益,在当地开了间书法教学室,不久便把招牌打得响当当。

步入二十一世纪,信息时代到来,各种网文、快餐小说不一而足,作为信息技术老师的老余却始终坚持着纸质图书的阅读。他在校内申请了个图书室管理的工作,他总对人说:“我这辈子就爱书的味儿了,书是有味儿的,那味儿比饭菜还香。”

除了信息教师、图书室管理、书法老师的身份外,老余还是市作协会会员。读书千卷毕,老余突觉有灵感从脑海中喷涌而出,于是选了理工专业的他仍执起笔开始写作,把所读的都化作笔下文字再度升华。

暑假我有空去老余家,每当夕阳西下,常看见四十岁的老余惬意地躺在沙滩椅上看书,静静地陪伴在他身旁的伯母不停地忙活着手里的针线,偶有几缕光线透过纱窗投射书桌,阳光、书籍、人就这样自然地融汇了。

上一篇: “中国梦.芙蓉美”手机摄影比赛:职工书屋缩影(组图) 下一篇: “我身边的榜样”征文:“小班长”干出“大成绩“——记叙永煤矿洗煤班班长付小艳

关闭